军训

没想到,时隔四年之后,我又能再一次军训。

总是能想起四年前报道的那个下午,从新城子坐车到学校门口,有学长接待,报道后直接进了宿舍,然后,就是长达17天的军训。

今天的军训很像走过场,很轻松,也很容易。

踢球,我的脑袋,三针。

我们的告别赛,还是那样的记忆犹新,

完整版见 opera

“军训”的4个回复

  1. 一切都是暂时的,转瞬既逝,
   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。

发表评论